<meter id="m7evr"></meter>

  • <mark id="m7evr"><ruby id="m7evr"><span id="m7evr"></span></ruby></mark>
    <tt id="m7evr"><button id="m7evr"><option id="m7evr"></option></button></tt>
    <listing id="m7evr"><delect id="m7evr"></delect></listing>
    今天是
       首頁 > 理論觀點 > 正文
    地方高校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困境與出路
    作者:[常軍勝]  來源:[學位與研究生教育]  發布時間:[2013-08-28]  閱讀次數:[]
      為適應我國創新型國家和人力資源強國建設對高層次人才培養的需要,同時,為促使我國由研究生教育大國向研究生教育強國轉變,近年來,我國積極穩妥地開展了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工作。2006 年哈爾濱工業大學、華中科技大學和西安交通大學 3 所高校率先開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2007 年改革試點增加至 17 所高校,2008 年改革試點擴展到設有研究生院的 53 所高校,2009年教育部決定將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范圍擴大至所有中央部(委)屬培養研究生的高校,并鼓勵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選擇所屬培養研究生的高等學校(本文簡稱地方高校)進行改革試點。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已成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熱點和關鍵問題,地方高校已無法回避、也不能回避這一現實而緊迫的問題。

      一、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發展概況

      地方高校是指由各省、市、自治區根據當地經濟和社會發展情況而建立的區域性、地方性高校,是相對于教育部及其他一些部(委)所屬高校而言的。因此,地方高校的人才培養、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主要面向的是本地區或本區域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要。近年來,隨著我國高等教育大眾化發展步伐的加快,以及創新型國家建設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快速發展對高層次人才培養提出更新、更高的要求,我國研究生教育快速發展,到 2010 年,全國全日制在校研究生突破 150 萬人,達到 1538416人,其中博士研究生 258950 人;碩士研究生1279466 人[1]。我國已成為真正的研究生教育大國。

      和全國研究生教育發展形勢一樣,近年來,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也進入了快速發展的時期。經過前十批學位授權審核后,到 2006 年,全國研究生培養機構共有博士學位授權點 3976 個、碩士學位授權點 19415 個[1],其中地方高校擁有博士點 762 個、碩士點 6200 個[2],地方高校擁有的博士點、碩士點數量分別占全國總數的 19.16%和 31.93% 。第十批學位授權審核后,國務院學位委員會適當放慢了學位授權審核工作的步伐,直到 2011 年才進行第十一批學位授權審核。因此,從 2006 年到 2010 年,除高校布局結構調整造成學位授權點有局部微調外,學位授權點的總體情況沒有大的變化。

      根據教育部、國家發改委《關于下達 2012 年全國研究生招生計劃的通知》(教發[2012]5 號),2012 年全國招收博士研究生的普通高校共 263 所,其中地方高校 168 所,招收博士研究生的地方高校占全國所有招收博士研究生的普通高校的 63.88%;全國普通高校共招收碩士博士研究生 59852 人,其中地方高校招收博士研究生 13125 人,地方高校招收博士研究生的數量占全國普通高校招收博士研究生總數的 21.93%;全國招收碩士研究生的普通高校共 486 所,其中地方高校 383所,招收碩士研究生的地方高校占全國所有招收碩士研究生的普通高校的 78.81%;全國普通高校共招收碩士研究生 503364 人,其中地方高校招收碩士研究生 260534 人,地方高校招收碩士研究生的數量占全國普通高校招收碩士研究生總數的51.76%。

      綜上所述,與部(委)屬高校相比,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具有“兩大兩小”的特點。兩大:一是地方高校占全國培養研究生高校的比例大;二是地方高校研究生培養單位覆蓋地域面積大。兩?。阂皇堑胤礁咝K鶕碛械牟┦?、碩士學位授權點占全國博士、碩士學位授權點總數的比例??;二是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規模相對較小。盡管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相對規模較小,但就總體規模而言,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已是全國研究生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尤其是碩士研究生教育,從 2012 年全國研究生招生情況看,地方高校碩士研究生的招生人數占全國所有研究生培養機構(含科研院所)招收碩士研究生總數的 50.37%(占全國所有普通高校招收碩士研究生總數的 51.76%)。因此,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質量的高低直接影響著全國研究生教育總體質量的高低,地方高校不開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我國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就難以取得真正的成功。

      二、地方高校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面臨的困境

      1.缺乏科學理論的指導

      雖然我國開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工作已有 6 年時間,教育部于 2009 年也發出通知要求地方高校開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工作,但是,地方高校開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仍面臨著缺乏科學理論指導這一尷尬的局面。缺乏科學理論指導的實踐只能是盲目的實踐,很難實現預期的改革目標,也難以取得真正的成功。隨著我國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工作的不斷推進,近年來,來自研究生教育第一線的廣大導師、管理人員和少數理論工作者對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進行了理論探索與研究,但這些研究大多是微觀的,是對改革試點高校所取得成績的總結,或對改革中出現問題的分析,而對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宏觀方面的研究較少,沒有形成反映研究生培養機制內在本質規律的具有普遍指導意義的基本理論,更沒有形成科學的理論體系。

      正因為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缺乏成熟的理論指導,教育部才從微觀層面入手,將高校內部的培養機制改革作為改革試點的切入點。原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教育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管理司司長楊玉良院士指出,“培養機制改革為改善國家宏觀調控提供重要的微觀基礎?!盵3]然而,從研究生教育的培養條件、導師隊伍、科研實力、獲取資源的能力和渠道,以及研究生教育方面的辦學自主權等方面來看,地方高校與部(委)屬高校都不可同日而語,尤其是地方高校嚴重缺乏研究生教育的辦學自主權,要進行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受到諸多的束縛和限制,其面臨的困難是部(委)屬高校難以想象的。部(委)屬高校與地方高校的實際情況差別太大,部(委)屬高校研究生教育的重點在博士研究生教育,而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重點在碩士研究生教育。因此,部(委)屬高校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所取得的經驗在地方高校不僅沒有推廣價值,連借鑒的價值都非常有限,最多可以作為參考。

      2.遭遇諸多制度性障礙

      從 1978 年恢復研究生招生以來,我國研究生教育事業的發展和我國的經濟發展一樣創造了世界性的奇跡,尤其是進入20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我國研究生教育發展速度之快幾乎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1995 年,原國家教育委員會《關于進一步改進和加強研究生工作的若干意見》提出,到 2000年全國在校研究生達到 20 萬人左右,但 2000 年我國實際在校的全日制研究生已達到 301239 人;教育部在“十五”教育事業發展規劃中提出到 2005 年使在校研究生達到60 萬人左右,實際上 2002 年的在校研究生數已達到 50.1 萬人,2005 年在校研究生數達到了 100 萬人,比“十五”規劃目標幾乎翻了一番。

      恢復研究生招生 30 多年來,我國研究生教育事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規范和指導我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事業改革和發展的基本法律仍然是 1980 年 2 月 12 日第五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這也是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制定的第一部教育法。在這一法律的規范和約束下所出臺的有關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方面的政策有些已難以適應當今我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事業新的發展形勢的需要,有的甚至已成為高校尤其是地方高校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障礙,其中最典型的是我國的研究生招生政策。我國普通高校本??普猩延?1997 年實現了全面“并軌”,即所有學生都要繳費上學,而研究生招生一直實行的是由計劃經濟時代延續下來的“雙軌”制。

      教育部、國家發改委 2012 年下達的全國普通高校碩士研究生招生計劃中,國家計劃生(公費生)占招生總數的 79.73%。各地方高校碩士研究生招生計劃中公費生所占比例不盡相同,但所有高校都在 60%以上,也就是說公費生占招生計劃的主體地位。地方高校在缺乏辦學自主權、又沒有得到任何部門批準的情況下,一般不敢擅自變更招生計劃的性質,否則,就是不執行國家的招生政策或違規亂收費,這是地方高校所無法承受之重。因此,在當前形勢下地方高校根本無法打破一考定終身,建立更加公平合理具有激勵作用的研究生資助制度,也就難以真正啟動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當前部(委)屬高校在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中打破研究生的身份限制,實行全部繳費上學,并在此基礎上建立具有激勵性質的資助制度。盡管這一改革成效有目共睹,但仍名不正、言不順,沒有執行國家的招生政策,損害了國家有關政策的權威性和嚴肅性。

      此外,現行全國統一的學位授權審核制度、專業學位設置審批制度以及高度集權的研究生教育管理體制等都不利于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進行科學的辦學目標定位并形成鮮明的辦學特色,也制約著地方高校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

      3.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現實與當前我國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的核心內容存在根本性的沖突

      2006 年 7 月 13 日,教育部原部長周濟在第三屆中外大學校長論壇上發表題為“創新與高水平大學建設”的演講時指出:“高度重視和積極推進研究生培養模式的改革和創新——建立以科學研究為主導的導師負責制,實行與科學研究緊密聯系的導師資助制?!?007 年 8 月 24 日,原國務委員、國務院學位委員會主任委員陳至立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第二十四次會議上講話時指出:“要以提高研究生質量為目標,以合理配置研究生教育資源、完善導師負責制和資助制為切入點,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009 年 1 月教育部發布當年工作要點,其中明確指出:“全面推進研究生教育培養機制改革,推動高校設立研究生培養創新基金,完善以科學研究為導向的導師負責制和資助制?!苯逃吭?2009 年 9月 4 日印發的《關于進一步做好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工作的通知》中明確提出:“研究生的培養必須強化科研導向,促進研究生培養與科學研究工作緊密結合,保證研究生能夠在科學研究中學習、在科學研究中創新?!睆垏鴹澋热苏J為,“建立以科學研究為導向的導師負責制和導師資助制是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重要特征,已經得到學校、導師和研究生的廣泛認可?!盵4]

      綜上所述,不管是各級領導的講話精神,還是教育部的紅頭文件,或者是前期進行改革試點的部(委)屬高校,都將建立以科研為導向的導師負責制和導師資助制作為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最核心的內容。筆者認為,將“建立以科研為導向的導師負責制和導師資助制” 作為學術型研究生、尤其是學術型博士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和根本要求,無疑是正確的,至少方向是正確的;但是,如果將其也作為以碩士研究生教育為主的地方高校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核心內容和根本要求,則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

      華中科技大學 2010 屆博士畢業生李素芹所進行的一項調查表明:“中部地區某高校 2008 年碩士生導師人均只有0.34 個課題?!盵5]也就是說,平均每 3 位碩士生導師中只有 1 位有科研課題。而現實中,高水平的導師所承擔的課題可能不止 1 項,這樣沒有課題的導師所占比例會更高。中部地區研究生培養高校的情況尚且如此,西部地區研究生培養高校的情況更可想而知。此外,隨著研究生招生規模的不斷擴大,有相當一部分研究生并不是為了學術或科學事業而讀研,而是為了改變生活工作環境或為了提升自身今后就業競爭力而讀研。再次,地方高校研究生的生源質量普遍不高。李素芹博士的另一項調查表明:中部某地方綜合性高校2006~2008 年三年碩士研究生全國統考第一志愿合格率都只有 30%左右,大量需要調劑和破格[5]。根據我國現行的碩士研究生培養制度,課程學習一般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再加上實習和完成學位論文,此外,隨著碩士研究生就業壓力的不斷增加,研究生還要花費一定的時間找工作,因此,對地方高校絕大部分的碩士研究生而言,不可能真正開展科學研究。也就是說,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現實情況決定了其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不可能像部(委)屬高校一樣將“建立以科研為導向的導師負責制和導師資助制”作為改革的核心。當然,這并不是說地方高校碩士研究生的培養不需要科研,恰恰相反,正因為地方高??蒲谢A薄弱,更需要改進和加強科研在地方高校研究生培養中的地位和作用。但基于地方高校的現實情況,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不能照搬部(委)屬高校的做法,必須另辟蹊徑。

      三、地方院校推進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出路與對策

      1.物質基礎:建立健全經費保障體系

      當前,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面臨的最大困難是經費投入不足,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地方高校研究生生均事業經費撥款金額遠遠低于部(委)屬高校。各地方高校的情況不盡相同,但絕大部分地方高校研究生的生均事業經費撥款金額都嚴重低于部(委)屬高校,個別西部省份的高校研究生生均事業經費年撥款金額甚至還不及部(委)屬高校的三分之一。二是地方高校自費研究生的收費標準偏低。以廣西為例,自費碩士研究生每年學費收費標準為7000 元左右(因科類不同而有一定的差別),這一收費標準遠低于三類本科生的學費標準,而普通本科生近年來在生均事業經費年撥款額已調整到 8000 元至 10000 元的情況下還要繳學費,公費研究生的撥款和自費研究生的收費都遠不能滿足培養成本的需要。三是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除了公費研究生的生均事業經費撥款和自費研究生的學費收入外,基本上沒有財政專項撥款,就連生均事業經費撥款,也只有公費研究生才有。四是地方高校面向市場積極主動獲取資源的能力較差。由于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缺乏辦學自主權,不能主動為市場服務,也就很難從市場獲取資源。

      從經濟學的角度來講,地方高校舉辦研究生教育完全是虧本的。地方高校之所以還積極開展研究生教育,主要是為了提升學校的辦學層次和社會聲譽。只有建立健全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經費保障體系,才能為培養機制改革提供堅實的物質基礎,也才能真正促進研究生教育質量的提高。

      2.路徑選擇:自上而下,由宏觀而微觀

      梁傳杰等人認為:“研究生培養機制是指為實現研究生培養目標,由研究生培養單位和管理部門共同構建的研究生培養系統內研究生與導師、研究生與培養單位、導師與培養單位、培養單位之間、培養單位與兩級研究生教育管理部門之間相互聯系、相互依存、相互制約、相互作用的關系,以及研究生、導師、培養單位與兩級管理部門之間協調運行方式?!盵6]由此可見,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部(委)屬高校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試點所選擇的路徑是:由微觀入手,自下而上。但是,與部(委)屬高校相比,地方高校在整個研究生教育體系中所處的地位不同,各方面的辦學條件和自身獲取資源的能力和渠道都有巨大的差別,在推進培養機制改革時既要遵循研究生教育的一般規律,又必須從自身的實際出發,在培養機制改革的路徑選擇上,必須堅持“自上而下,先宏觀后微觀”。也就是說,國家必須從宏觀層面對我國有關方面研究生教育政策作出相應調整、并加強分類指導,地方高校才有可能推進并深化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否則,地方高校各自為戰,必將出現難以控制的混亂局面。

      3.基于現實的切入點:調整人才培養類型和學位類型結構

      地方高校的本質特性決定了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必須直接為地方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服務。隨著我國區域經濟布局結構調整、產業升級換代和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步伐的加快,各地對高層次應用型人才的需要越來越迫切,這對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必須主動適應地方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的現實與長遠需要,積極調整研究生培養目標定位,大力培養區域經濟發展所需要的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在學位類型結構上,地方高校應適度發展學術型研究生教育,大力發展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地方高校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當務之急和現實切入點,是調整嚴重不合理的人才培養類型和學位類型結構,努力改變跟在部(委)屬高校后面亦步亦趨、大量培養“仿制品”的現狀。

      只有以調整人才培養類型和學位類型結構為切入點,進而推進研究生培養高校和企業“雙導師”制度改革,推進由高校封閉式人才培養模式向產學研結合開放式人才培養模式轉變等各項改革,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才能充滿生機與活力,從而真正辦出特色和水平。

      4.根本出路:制度創新

      根據國家中長期科技和教育規劃目標,到2020年,要使我國進入創新型國家行列、成為人力資源強國。如果沒有高水平的研究生教育作支撐,要實現這一目標是不可能的。要解決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當前所面臨的一系列困難和問題,單靠局部的改革或高校內部微觀層面的改革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的,必須進行制度創新。

      首先,要進一步完善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法律法規。如前所述,《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已不能完全適應新形勢下我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的需要,應盡快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法》,對我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進行新的“頂層設計”,加快我國研究生教育由大國向強國邁進的步伐。

      其次,要健全和完善我國研究生教育管理體制。目前,我國研究生教育實行的是中央政府、省級政府和研究生培養單位三級管理體制。在三級管理體制中,中央政府和部(委)屬高校處于強勢地位,省級政府和地方高校處于弱勢地位。我國研究生教育管理體制名義上為三級管理,而實際上則是二級管理。因為,省級政府根本無法對本地區部(委)屬高校進行統籌和協調,而是由中央政府直接管理。此外,中央政府通過授權省級政府對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進行管理,而實際上,中央政府對省級政府的授權非常有限。以碩士點授權審核為例,盡管中央政府授權省級政府對本地區高校申請增列碩士點進行審核,但增列的總量是中央政府下達的,所申請碩士點的基本條件必須通過全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中心組織的全國同行專家的通訊評審,而且省級政府的審核結果必須報中央政府同意備案。由此可見,在整個碩士點審核過程中,省級政府只是承擔了一些事務性的工作,并為中央政府分擔了工作中出現的矛盾和壓力,而真正的決定權仍掌握在中央政府手中,省級政府對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統籌能力也是非常有限的。因此,應進一步健全和完善我國研究生教育管理體制,充分調動中央、地方、研究生培養單位和社會等各方面在研究生教育方面的積極性,促進我國研究生教育的健康發展。

      第三,創新現行研究生教育政策。一些現行的研究生教育政策已不能完全適應新形勢下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發展,有的甚至已阻礙了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發展,必須要創新。如前文所提到的研究生招生政策。再如,按現行的專業學位審批政策,學位授予單位必須先獲得相應的學術學位授予權才能獲得本學科或本領域的專業學位授予權。這樣就造成同一支導師隊伍既招學術學位研究生又招專業學位研究生,就好像一套人馬要同時駕馭規格和要求都不同的兩輛馬車一樣,其后果必然是顧此失彼。

      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已認識到這一政策存在的弊端,并于2011年8月12日下發了《關于開展“服務國家特殊需求人才培養項目”——學士學位授予單位開展培養碩士專業學位研究生試點工作的通知》(學位[2011]54號)。這一政策調整對于優化配置研究生教育資源,加快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改革和發展步伐無疑具有積極的作用,但這一政策調整并沒有解決一大批已是碩士學位授予單位的地方高校專業學位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發展問題。新形勢下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和發展亟須調整和創新有關政策。

      第四,改革地方高校內部有關研究生教育制度。研究生培養單位是研究生培養質量高低的直接責任者。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質量的提高和培養機制改革的推進,都必須以高校內部各項制度的改革作為前提和基礎。如,研究生資助制度、導師遴選制度、研究生培養方案的制定與實施、研究生培養質量的監測與管理以及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培養基地建設等研究生培養過程的各個環節,都必須進行深層次的改革,以適應地方高校改革研究生培養機制和提高研究生培養質量的迫切需要。

      參考文獻

      [1] 王紅乾.新中國學位與研究生教育史上的十次學位授權審核回顧[J].文教資料,2008(11).

      [2] 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中國學位授予單位名冊(2006年版)[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07.

      [3] 唐景莉.以科研為主導師生協同創新——國務院學位辦主任楊玉良院士談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N].中國教育報,2008-11-26(2).

      [4] 張國棟,婁枝.深化研究生培養機制改革的思考[J].中國高教研究,2011(10).

      [5] 李素芹.地方高校研究生教育發展的制度障礙研究[D].武漢:華中科技大學,2010.

      [6] 梁傳杰,陳晶.論研究生培養機制的系統構建[J].中國高教研究,2008(3).

    · 西北工業大學聶玉峰教授為我院...
    · 校紀委召開學校紀檢監察工作會議
    · 南京信息工程大學金雙根教授做...
    · 西安科技大學召開干部任職宣布大會
    · “智慧礦山研究生聯合培養示范...
    · 長安大學李振洪教授做客胡楊林...
    |
    |
    |
    |
    |
    |
    |
    |
    |
    |
    |
    |
    |
    |
    |
    |
    總訪問量: 今日訪問: CopyRight ©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 西安科技大學研究生院
    地址:雁塔校區北院教學主樓二樓,臨潼校區驪山校園綜合樓四樓
    江苏快三遗漏